COLDi

黄濑最大[青黄_冲神/佐樱]是个渣,老番战斗士,非洲人阴阳师坐标风之清。

木然守宫:

荒川缓缓地放慢了脚步,听着身后那双木屐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无需细想便知道,身后的那个小家伙正努力地想要赶上自己呢。
———今日式神应援————
第十位 一目连 85800
第十一位 荒川之主 85000

“哈哈——阿川,我赶上你啦!”
“是是,慢点走,别要摔着。”

「原创文」一发小甜饼

算起来,离在雄英毕业已经过去的十年。
绿谷出久坐在英雄事务所的椅子上有些出神地望着外面的天空。
大家都找到了自己想要去的事务所,也成为了被人们皆知的英雄,电视上偶尔还会看到以前熟悉的同学的身影。
都变得很好啊。
绿谷出久这么想着,电视机里本平静地报道着新闻的主播语调中难掩兴奋,从发呆中回过神来的绿谷出久正好看到了电视上出现的那个他最为熟悉的身影。
那是执行任务一周未见的恋人。
由于爆豪胜己个性的强大,在各个需要英雄的地方频频出现,再加之年轻且帅气的模样更是有着庞大的女性粉丝团,呼声快要赶上以往的欧尔迈特。
只是奈何于那极其糟糕的性格所以外界对他的私生活了解少之又少,绿谷出久有些无奈地勾起嘴角,这样的小胜还真是很吸引人啊。 “
你在这傻笑干嘛呢废久。”
风尘仆仆赶回来的爆豪胜己踹开门进屋一眼就看到发小对着电视机傻笑的样子,一种莫名不爽的感觉腾然升起,绿谷出久反应过来冲他露出笑容,眼眸中的崇拜就像小时候一样没有变过。
“小胜你回来了。”
话语毫不掩饰的雀跃,“我在看小胜啊,小胜果然好厉害啊,人气也好实力也好,这次棘手的任务也这么快完成了。”
“那是当然的事情吧废久。”
爆豪胜己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掩住心中的轻微的雀跃别过头,“好了别磨蹭了回家了。”
“好。”
绿谷出久关好电视轻声回答。
是了,除了「一起长大的同学」,不经意间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之间多了一个标签叫做「恋人」。
具体发生的什么时候绿谷出久就连自己也不清楚,明明范畴是「幼驯染」,但却在不知不觉中超越了那份感情。
小胜很厉害,也很受欢迎。
那样发着光的小胜真是让人羡慕又在他身上移不开眼,我可要努力啊,也变得优秀,优秀到能够和小胜并肩作战。
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偷偷加上了一些别样的、难以切齿的心思。
绿谷出久不是傻子,对于这份可能永远传递不过去的情感当做宝物一样偷偷藏在心里,还是一样用崇拜的眼神被爆豪胜己嫌弃来嫌弃去。
天晓得我有多难受,好在小胜还好没有察觉。
绿谷出久甚至有点乐观又悲哀地安慰自己。 毕业那天借着酒劲,绿谷出久扶着被猛灌酒神智都有些迷糊的爆豪胜己回来,走在路上俩人不到十厘米的距离,绿谷出久红着脸“我”了半天没有个所以然,爆豪胜己有几分怪异地盯着他。
“哈?废久?你在说什么?” 绿谷出久依旧没有“我”出什么来,低下头加快了脚步。
“没,没什么,很晚了小胜我们快走吧。”
爆豪胜己停在了原地,绿谷出久愣是没有拉动他。
“喂,废久。”
爆豪胜己叫住了他的名字
“小胜?”
绿谷出久转过身的时候只觉得嘴唇覆上一处柔软,呆楞地睁大了眼睛发现幼驯染那张让人心动的脸在眼眸中无限放大,大脑几近空白。像是察觉到绿谷出久的不专业爆豪胜己惩罚似的一直加深这个吻,连带着手也扣紧了绿谷出久的腰。
“唔…” 唇瓣分离后是两人粗重的喘气声,平日趾高气昂的人微微偏过头,绿谷出久在夜色中借着灯光看见他已泛红的脸颊,然后听见他说。
“废久,我也喜欢你。”

[原创文‖BE慎]

源博雅醒来的时候,入目的是一群熟悉的人担忧地探过来查看情况的模样。

“博雅,你醒了。”

声音来自人群的最外层,声音很轻,在一堆询问的话中清晰地落入了源博雅耳中。

“神…神乐吗。”

源博雅勉强撑起来将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声音有些沙哑,旁边的人递上了一杯水。

“太好了你没事。”

松了口气又高兴的语气,蓝眸中有难以掩饰的温柔。
这种温柔好像缺了点东西,像是在哪里见到过,源博雅始终想不起来,头也开始有疼痛的感觉。

“……博雅和阴阳师们努力打败了平安京里作乱的妖怪,受了不轻的伤。”

像是看懂他的内心想法,神乐缓缓走上前眼眸微弯。
“博雅可是英雄啊。”

“是这样吗。”源博雅勉强微笑,以想好好休息为理由劝退了身边的人,待到最后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源博雅直视着神乐的眼睛。

“神乐,然后呢。”

“然后博雅为了保护平安京就受伤昏迷了。”

然后真的没有然后了,源博雅没等到。

“神乐……我有忘记了什么吗,伙伴的话。”

“白狼小姐听说你没事后就回去修行了,她很关心你的样子,博雅休息好了就去看看她吧。”

还有呢。

源博雅没问出口,神乐在刻意隐瞒什么,似乎与他相关。

“那……大天狗呢?”

几乎没有思考就直接吐出了这个名字,神乐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源博雅也愣住了。

“博雅你在说什么啊,”马上反应过来的神乐从手边拿过毛巾帮他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那种大妖怪怎么会和你认识呢。”

语毕下意识往房檐上看了一眼,源博雅敏锐捕捉到她的动作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落入眼眸的却什么都没有。

“神乐,那里有什么东西吗?”

神乐看着坐在房檐上有着漂亮黑羽的妖怪轻微地颤抖了下身子别过头愣是不往这边看,当下暗了暗眸子。

“没,刚刚有只蚊子很烦地往那边飞了。”

然后神乐让他好好休息就退出了房间,再也没有提起过阴阳师们保护平安京的事情,源博雅不管问谁也没有答案。

烦躁。

源博雅一拳打在一旁的树身上,仿佛被所有人隐瞒的处境让源博雅很是不爽。

大天狗站在树枝上垂眸看着他,袖袍中的手握紧了又松开。鸦天狗从屋顶飞到大天狗身旁。

“大天狗大人,时间到了,爱宕山不能长期没有主人在。”

大天狗没有说话,脚踩着树枝便往爱宕山方向飞去。

“晴明,他们……”

安倍晴明敛目。

“人和妖注定是不会有好结局的,散场时间已经到了。”


博雅,樱花已经谢了。

【狼樱‖原创文】Again②

『二』初遇初识再相会

小两口在家磨蹭了一小会时间,等到出门的时候已经是运气很好的碰到下班高峰期,木之本樱被李小狼几乎是以圈在怀里的姿势靠在地铁壁上。

就算是两人早已表明了心意也不妨碍木之本樱别过头脸上的红晕升起,人流量愈发的大,李小狼的呼吸声像是猫儿挠痒痒似的落在木之本樱的颈部,木之本樱不自然地抬手抵在李小狼的胸前眼眸含羞不敢与之对视:“小狼君…靠的太近了啊。”

“对不起,不过我们正在经历下班的高峰期,不舒服的话就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下吧。”李小狼像是对待一个瓷娃娃一样小心,以为是人太多导致的脸红不舒服柔声安抚了木之本樱。

“……”木之本樱知晓是李小狼会错意了脸上只觉得烧得更厉害,鼻子里闷闷地“嗯”了一声后主动向李小狼靠近一步把头埋在他的胸膛处不发声了。李小狼怕木之本樱站不稳就一手扶住她的腰一手保持着原来半包围的样子把她圈在怀里,这个动作让木之本樱下意识地轻颤了下身子。

“小狼君……真是个笨蛋。”

不等李小狼再次开口询问情况就听到底下的木之本樱小小的含糊不清的声音,虽然一时不知道怀里的小人儿在想些什么不过认定是害羞倒也没错。想到这李小狼收紧了搭在木之本樱腰上的那只手,微微颔首还能闻到这人发间的洗发水香味。

_嗯,是个一直会陪着你的笨蛋_

_————_

“小樱!我就说一定会是小樱和李同学——这么可爱的相处模式。”

李小狼牵着一直红着耳根的木之本樱的手从拥挤的人群中走出来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两人双双往那边看过去,记忆里一样的温柔容貌就这样出现在了面前。

“利佳!”木之本樱抬起的那好看的绿眸里充满了惊喜,笑眼弯弯地冲她挥手。

“刚刚在地铁上奈绪子来电话还问我是否知道你们什么时候会到呢。”佐佐木利佳留起了过肩长发学着画了淡淡的妆容,看起来更加的成熟,木之本樱撒开了李小狼的手跑过去抓起佐佐木利佳的手脸上难掩兴奋:“大家都到了吗?太好了,我超级想大家啊。”

佐佐木利佳笑着看了眼跟过来脸上颇有无奈的李小狼偷偷凑近了木之本樱的耳边说起了悄悄话:“你和李同学关系越来越好了呢。”

听得这话木之本樱的脸突然又变得通红,打着哈哈转移话题:“利佳也越来越好看了呀,说起来我太想大家了我们快走吧。”

佐佐木利佳不语,同后面的李小狼对视了一眼后无声地露出笑容,就像以前那样亲密地拉着木之本樱的手往一个地方走去:“走吧,大家也很想念小樱和李同学呢。”
佐佐木利佳拉着小樱后面跟着李小狼在离车站不远的一家咖啡店里停了下来,隔着被精心装饰过的玻璃木之本樱清晰地看到那几张被记忆狠狠抓住的熟悉脸庞时眼里不由得绕了一层雾气,李小狼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佐佐木利佳上前一步推开了咖啡店的门,本已过了变声器声线成熟温柔的佐佐木利佳的声音仿佛又回到了十二年前大家还在友枝小学时候。

“大家,都齐了哦。”

听到声响的几个纷纷侧目,三原千春和柳泽奈绪子放下手里的甜点笑容如那年温暖:“小樱,等你很久了呀,大家终于又在一起了。”

木之本樱弯起眼眸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抱歉抱歉啦。”

大道寺知世已经是坐不住扑过去抱住木之本樱:“小樱今天也好可爱啊,今天我特意带了摄像机一定要让我拍个够啊——李同学也好久不见了。”

李小狼抱着双臂颔首打了招呼没再走上前,毕竟这是她们的时间。

好友的性格自己早已一清二楚,木之本樱笑着回应好,自然而然地凑近了知世的耳旁问:“对了知世,小可呢?”

“明明刚刚还在的,因为要见到了小樱它本来特别激动的。”微微收敛了情绪的大道寺知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小可的去处,“小可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算了它本来就是这样,估计又贪吃了吧。”木之本樱鼓鼓腮帮子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等会再去找它吧。”

木之本樱和大道寺知世手牵手走到了留出来的位置,李小狼放下手臂一手揣兜里也跟着她们走过去。

然后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后面。

【青黄‖原创】Change「后期有车」③

   〖三〗
   
    真他妈的尴尬。
   
    好不容易燃起的斗志就这样因为一个ball坏了气氛,青峰大辉额上拉了几根黑线有些不爽。
   
    不过终究是青峰大辉,路边的一家杂志社摆放在最外头的小麻衣写真成功地挽救了他“受伤”的心灵。
   
    黄濑凉太看着坐在杂志社那翻着写真集的青峰大辉撇撇嘴嘟囔:“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小青峰。”
   
    明明是我先被约的吧,居然就这样被一本杂志抢了视线。
   
    这种莫名的烦躁大抵从很久就开始有了,对于黄濑凉太而言,仿佛只要他稍微放松一下,安静一点,青峰大辉的注意就会被别的东西转移过去。
   
    无可奈何又超级火大。
   
    “嘛附近没有篮球啊,男人的话看看这些有益于功能健康的书还是很不错的。”
   
    青峰大辉的话在黄濑凉太听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却拿他没有一点办法,只好靠在一边的树上掏出手机翻阅短信。
   
    为什么要把声音打开啊,这样滴滴滴滴的声音很影响别人阅读啊。
   
    青峰大辉抬眸看着黄濑凉太,也不忌讳地把心声直接说了出来。
   
    “抱歉抱歉,小青峰,是在回复粉丝的短信。”
   
    黄濑凉太微微侧过头弯眸冲青峰大辉笑笑,一定是因为阳光太晃眼了我才会第一时间别过眼。
   
    青峰大辉这么告诉自己。
   
    “说起来你还在干模特这工作啊。”
   
    “这是当然的吧,虽然学校的事情很忙不过我都不能松懈啊。”
   
    黄濑凉太的回答理所当然,青峰大辉也应该是清楚这一点的,但是就是,莫名不爽。
   
    “我说,你这家伙把联系方式给了多少人啊。”
   
    太奇怪了,连平日里最喜欢的杂志都因为这份不爽而看不进去了,青峰大辉无瑕理睬语气里浓浓的抱怨,直勾勾地盯着黄濑凉太的眼睛,有一种仿佛下一刻就要把他吞进肚子里的感觉。
   
    下意识想要回避拥有这样眼神的青峰大辉又无法控制自己地任他看着,竟舍不得移开眼。黄濑凉太用食指在脸上轻轻刮了刮勉强一副轻松的开玩笑口吻。
   
    “哈…那个小青峰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黄濑你睡糊涂了吧?走了。”青峰大辉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选择了避开,他把杂志书放回了原位在经过黄濑凉太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和在帝光的时候一模一样,却多了几分别样的味道。
   
    “才没有睡糊涂啊,小青峰真是差劲。”黄濑凉太没有得到答案有些不满地回击,在跟上去的时候,听到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黄濑凉太…是黄濑君?!”
   
    后面有怯生生又带着惊喜的声音叫住了黄濑凉太的名字,黄濑凉太几乎已经是自然而然地带上了同杂志封面上一样的笑容转过头去,三个身材较为矮小的女孩红着脸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那、那个。我们都一直很喜欢黄濑君。可以给我们签名吗?”
   
    拳头紧紧握住似乎是鼓足了勇气,黄濑凉太往后看了一眼已经停下脚步的青峰大辉,对着那双眼眸里的不耐烦弯眸笑着:“抱歉啦小青峰等我一会——”
   
    “随便你。”青峰大辉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就转过身去等红绿灯。
   
    “抱歉啊我没有带笔和纸,那个要不你们留下我的联系方式到时候再约?”
   
    黄濑凉太掏了掏口袋耸耸肩一副抱歉的样子,三个女孩脸上的绯红更甚,甚至忘了自己还背着书包。
   
    “真,真的可以吗?黄濑君的联系方式的话。”
   
    “当…喂,小青峰你在干嘛啊!”肩上突然的沉重凝固了黄濑凉太的笑意替换成了不解,青峰大辉从杂志社直接抓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过来丢给黄濑凉太。
   
    “诺,笔和纸。快点,我在前头等你。”
   
    “……哦”
   
    黄濑凉太迅速签完名后对三个女孩再次说了抱歉,再把本子还给杂志社的老板后礼貌地道了谢,在走向青峰大辉的那段路上不留痕迹地抹掉了从青峰大辉的动作开始的时候就存在起的笑意。
   
    “真是的,小青峰还是这么任性啊。”
   
    故作轻松的语调带着调侃,青峰大辉也说不清楚当时候怎么就这么冲动,明明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作为公众人物你才是最任性的吧,把联系方式到处乱给。磨磨唧唧的麻烦死了,快走了黄濑。”
   
    青峰大辉说这话的时候没有转过头看黄濑凉太一眼而是径直走向前面,黄濑凉太拿出手机后把手机的二卡槽里的电话卡取出来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后追了上去。
   
    “等等啦小青峰——”

啊呀,我还真是个卑鄙的人呐。

【青黄‖原创文】Change「2」

    〖二〗
   
    应该说些什么好。
   
    这是闲来没事早到诚凛的两人内心一致的心理活动,大抵是因为曾经的过分亲密关系导致现在各自分离后而无法轻松聊起现在队友和自己一样铁的感情。
   
    真的是啊,为什么连说话都变成了这么困难的事情,明明这是人生下来就应该会的技能吧。
   
    还有,明明那么期待和他相遇。
   
    “喂,我说黄濑啊…”似乎是习惯不了这份煎熬一样的沉默,青峰大辉最终还是自己把它打破,“怎么突然想到到诚凛来了?”
   
    “诶我是来观察敌情的啦,只不过不清楚居然是下午才有比赛……不过说起来小青峰才是为什么会来得这么早啊。”
   
    黄濑凉太脑袋从未转得这么迅速过把这个烫手山芋一下子给青峰大辉丢回去,两人并排着走,黄濑凉太直视着前方却把注意力放在余光里的青峰大辉身上。
   
    相比他的偷偷摸摸青峰大辉倒是没那么多细小的心思,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转过头看着黄濑凉太,却刚巧地逃过了黄濑凉太收回的余光。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翘课了,正好可以找理由溜出学校啊,笨。”
   
    “为什么逃课这种事这么毫无畏惧啊,真是的,小青峰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颇为不正经的语调盖过了察觉不到的那一本正经的责备和认真教训,青峰大辉也不同于在桃井五月面前的懒得搭理,只是抬手抓了把头发峰眉微蹙,语调懒懒的。
   
    “真是的,黄濑你也不是还这么啰嗦吗,还不是没变。”
   
    黄濑凉太一时愣了愣,只是片刻微微嘟嘴像平日那样反驳回去:“才没有,我可是变得很成熟的海常王牌。小青峰的变化才是只有长高了更黑了吧!”
   
    仿佛被戳中了什么,青峰大辉面无表情地一手搭在黄濑的肩膀上,明明笑得很灿烂但是在黄濑凉太的眼里看起来莫名危险,额头已经不听话冒出了冷汗。
   
    “那,那个小青峰……”
   
    “黄濑啊,我突然想起来我们已经好久没有One on One了吧?”
   
    “诶诶诶?小青峰你其实想趁机报复吧!”黄濑凉太对青峰大辉无厘头的提议反应倒是迅速,青峰指了指不远处街边的篮球场勾起了嘴角:“来打一场吧,黄濑。”
   
    “当然如果你说不想的话我也……”
   
    “谁说不想啊!”在青峰大辉话还没说完的时候黄濑凉太就打断了似乎在说自己弱不敢应战的句子,抬起下巴看着青峰大辉:“话说在前头哦小青峰,这一次我绝对会赢你的。”
   
    青峰大辉瞥了眼那张精致写满了斗志的脸没理睬他的一腔热血,自顾自地往前面走:“我是说,如果你不想我也会会让你想的。”
   
    “哈?!小青峰这样太过分了吧。”黄濑凉太小跑两步追上去撇撇嘴,“真是恶劣。”
   
    “我可没想过你会拒绝啊,黄濑。”
   
    青峰大辉就是这么自信的一个人,不管是在任何地方,从来没改变过。黄濑凉太认命一般地叹了口气,然后扬起嘴角地同他并排走过去。
   
    这样的小青峰啊,所以才想迫不及待地追上他。
   
    上午的阳光温柔极了,轻轻地洒在篮球场上,洒在皮肤白皙和不那么白皙的两个站着的少年身上。
   
    只听肤色白皙的那个少年说,“……那么……小青峰我们去哪里找球呢?”
   

【青黄‖原创文】Change「后期有车」

日常向,尽量周两更,不足之处请多指出来。
可能长篇大体偏日常甜向放心入坑
微博 @凉灯_沉迷仙子无法自拔

〖一〗
   
    “小黑子——好久不见!”
   
    同记忆中朝气满分的声音打破了街道里清晨路上难有的安静,黑子哲也停下了脚步稍作停顿等待着那人匆匆跑上来,微微侧目发表自己善意的提醒:“黄濑君,大声地吵闹的话会打扰其他人的。”
   
    “好,好,抱歉啦小黑子我下次会注意的。”黄濑凉太双手合十笑着这么说,黑子哲也深知他并没有听进去若有似无叹了口气后向前走。
   
    “说起来黄濑君怎么到诚凛来了?海常的假期放得这么勤吗?”
   
    “诶?不是啦。”黄濑凉太拎着并没有几本书的书包漫不经心的模样,“因为今天桐皇要和诚凛打友谊赛,我是来观察敌情的,嗯。”
   
    语毕还自我肯定了一下。
   
    黑子哲也偏头看了眼说着不算理由的理由的黄濑凉太,没有给他留面子习惯地拆穿了:“可是黄濑君,今天的友谊赛是下午。”
   
    “诶…这个,只是……我想来诚凛参观参观啦!虽然曾经来过这打比赛但是听说诚凛高中很好的样子呢!所以想来参观参观。”
   
    黑子哲也听着黄濑凉太强行圆场的解释只是略微思索了一会。
   
    “是这样吗?”
   
    黄濑凉太以为对方在给台阶下急忙点点头承认:“当然啦!小黑子我一般可是很忙的,抽出今天就是为了参观诚凛。”
   
    “但是黄濑君,今天的上午大家都要上课没办法带你参观,这样吧,要不我打电话给青峰君问他能不能早到和你一起走走。”
   
    “诶?小青峰?不用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小黑子!”似乎那个人的名字是禁区,被提及就会自动触发黄濑凉太的结巴技能,“我一个人也可以啦,青峰君应该很忙吧。”
   
    “不啊,桃井同学说青峰君经常逃课在天台上睡觉……”说着黑子哲也已经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了,黄濑凉太急忙拿过他的手机打哈哈笑着:“真的没关系啦,小黑子不是要去上学吗,快走吧等会就要迟到了。”
   
    “黄濑君,恕我直言难道不是你耽搁的我的时间吗。”被黄濑凉太半推半就的黑子哲也豆豆眼依旧停不下来的吐槽,黄濑凉太为之并没有停下自己动作。
   
    “小黑子我没打算恕你直言啦——快走啦快走啦。”
   
    不继续和黑子哲也再你一言我一语是对于黄濑凉太来说是正确行为,两人也就这样推推拉拉到了诚凛校门口。如预料之中的,火神大我单肩搭包抱臂靠在学校门口等待着,只是面上不如往日的那般笑意盈盈。
   
    “火神君?早安,久等了吗?”黑子哲也小跑两步过去问道。
   
    “不,不是…”火神大我低眸看着那抹天蓝抬手抓了把头发,还没来得及道出原因,就听到了又一个熟悉的声音。
   
    “哟阿哲,好久不见啊。”
   
    “小青峰?!”
   
    “青峰君。”
   
    后者语气明显比起前者的惊讶多了几分意料之中的味道,而感到惊讶的仿佛只有黄濑凉太一个人。
   
    “这不是黄濑吗?好巧啊。”
   
    青峰一手揣兜里一副吊儿郎当模样从阴影里走出来,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
   
    “小青峰等等,等等等等小黑子?这怎么回事?”
   
    震惊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啊,黄濑君。黑子哲也在心里默默诽腹。
   
    “抱歉上课时间要到了,黄濑君你就和青峰君一起吧,失陪了。走吧火神君。”
   
    黑子哲也还没有愿意给自己添麻烦到介入这两人之间,天晓得青峰大辉多早就给自己打电话说会早到,转悠来转悠去就为了问问黑子哲也是否也和他猜想一样:黄濑凉太是否会提前到。
   
    黑子哲也在和火神大我走进教学楼的时候回眸往校门看了一眼,顶着一头吸引目光金黄色头发的男生似乎在和肤色偏黑的男生说些什么,然后被那个男生直接勾着肩膀往另一边方向带,黑子哲也叹了口气,嘴角略带笑意。
   
    “怎么了吗?”见人停了脚步火神大我好奇地看向校门方向。
   
    黑子哲也转过头冲他微微一笑:“不,没什么。”
   
    语毕收回目光走上教学楼。
   
    “只是看到了两个笨蛋。”
   

魔卡少女樱‖「原创文」Again

不傻不白有点甜,背景魔卡樱成年时,涉及平行世界,可能有点难懂,有原创角色,估计长篇,入坑慎
微博 @凉灯_沉迷仙子无法自拔
题记
如果说会忘了爱,那么就重新再爱一次吧
※※※※※※※※※※※※※
正文

▪夕拾
『一』这是开始
天蓝色的相册边角已泛了白,木之本樱手指还做出翻阅的动作趴在桌子上,睫毛轻轻地在好看浅麦色皮肤上留下不易察觉的阴影,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
李小狼端着泡好的红茶推门而入,却在门开到一半时候瞥见那人熟睡的模样,眼眸里带着浅浅的笑意的同时动作也轻了下来。将茶放在离木之本樱趴着地方位置较远的桌子上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外衣小心地搭在她的肩上,棕色的柔发与欲收回的手指不经意纠缠在一起,李小狼稍许有些愣,旋及用自己的手掌温柔地覆在沉睡中木之本樱的右脸颊上。
“真是辛苦你了,好好休息一会吧。”
低低的声音被宠溺填满,李小狼抽回了手目光带着怜惜。
午时的阳光过烈,即使透过树荫也不算温和地洒在木之本樱的身上,李小狼走到窗前将樱粉色的窗帘拉拢用以减弱强度,许是听见声响,木之本樱缓缓睁开眼睛,眉随生理自然地微皱:“小狼君…?啊我又睡着了吗?”
“如果说困了就多睡会吧,最近你也累了。”转头见人醒了李小狼不禁有些自责,“抱歉啊吵到你了。”
“哈哈完全没有的事。”木之本樱眼眸弯弯还同小时候一样可爱地做出将手臂弯曲成“L”形,“睡饱了很有精神哦!”
看着木之本樱的孩童般的动作李小狼无奈笑笑也随之应付:“刚刚大道寺来了电话,说是友枝小学的大家晚上想要聚会,艾利欧和那个观月老师也会来。”
“真的?那太好了。”木之本樱瞪大了的眼睛里满是藏不住的惊喜,“自从高中毕业后都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大家了。”
介时的大家已经是二十岁的年纪,纷纷同以往的玩伴道了再见,即使有着固定的书信电话的来往却抵不上面对面的交流来得真实亲切。
“那我把大道寺寄过来的衣服放到这儿了。”李小狼见她干劲满满的样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客房拿来一个精致的袋子放到木之本樱的床上,“她说很久没看到小樱穿她做的衣服太激动了就特地连夜赶出来了。”
木之本樱听李小狼说这话的时候一下子就立马脑补出了自己好友一提到为自己做衣服从小学到高中从未变过的那副表情,在变为豆豆眼勉强勾唇笑的同时心上也涌出一股暖意,木之本樱将衣服以拥抱的姿势抱在自己的胸前,衣服上还余留着同樱花一样的香味,木之本樱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喃喃自语:“好久不见啊,知世。”
“好了,试试衣服吧。”木之本樱只觉得头顶被覆上一阵温暖,抬头看着面前的李小狼笑眼弯弯:“嗯。”
“那小狼君快出去啦!”本是空气中弥漫着粉红泡泡的情况突然被反应过来的木之本樱打断,李小狼有些失笑地看着红着脸推自己出门的木之本樱,举起双手当做投降,“好好好。”
“小狼君真是的。”准备关门的那一刻李小狼听到了木之本樱的小声嘀咕,那人精致的双颊上浮现的是刚好的绯红,李小狼似是中了魔咒想逗逗她,阴差鬼错下伸出手指点了点木之本樱微俏鼻子,挑眉眼里带着戏谑:“我以为你准备让我看。”
“砰——”
回答李小狼的是恼羞成怒的关门声,李小狼站在门外无声地笑笑,用刚刚点木之本樱的那只手指蹭蹭自个鼻头。
我的小樱真是可爱得让人没法拒绝。

【R18慎入】【青黄】【原创文】通缉令【警察峰×逃犯濑】

  2
   
    终于清净下来了。
   
    青峰大辉叹了口气从兜里摸出烟盒叼着一根烟在嘴里奈何摸不到打火机,又懒得把烟拿下来索性就这样叼着,两手揣兜里一步一步慢慢靠近房间里不起眼的一个角落,仿佛自己没有手一样再一次用脚敲门。
   
    “还打算在里面躲多久?这么个怂样可不像你啊。”
   
    “啊嘞啊嘞,我以为小青峰没有发现还以为赢了呢。”门的那头略带遗憾的语调是记忆中的声音,青峰大辉挑眉看着话语的主人一点一点接近完整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嘴角的笑意更深。
   
    “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黄濑。”
   
    被点名的黄濑凉太抬眸看着面前可以称之为危险的男人眯了眯眼睛:“被小青峰找到也在意料之中呀,不过警察徇私舞弊可是得受到严肃处理,如果说我去告发的话小青峰会不会很惨?”
   
    “原来你还有心思想以后?”青峰大辉微微弯下腰在黄濑凉太的耳旁留下感性的呼吸声,“要不担心担心现在?”
   
    “喂喂喂,小青峰不会想就在这吧?”黄濑凉太扯了扯嘴角一手抵在胸前挡住人青峰大辉下一步的行动,“这儿可是随时会有人进来的。”
   
    “有人不是说要告发我吗,先在这给个教训,然后干到警察局去慢慢告。”青峰大辉骨节分明的手同他人一样粗暴地扯开了脖子上束缚着的领带,另一只手把黄濑凉太整个人圈在角落里,“这是第四次了,一次比一次让我找的时间长,我是不是应该鼓励鼓励你?”
   
    黄濑凉太被阴影笼罩着微侧目见真的没了退路不由得笑出了声:“小青峰说话总是这么色情诶!不过啊你要追我我不跑的话就要去牢里了,总是给我希望又让我绝望,小青峰啊——你真的很过分啊。”
   
    四周突然沉静下来,黄濑凉太绷紧了脑内的那根弦藏在身后那只手握紧了拳时刻等待着逃出的机会,而下一刻的黑暗和温暖是让他猝不及防的。
   
    青峰大辉用手盖住了黄濑凉太的双眸将他紧紧禁锢在怀里,力气大得似乎想要让黄濑凉太融入他的身体里。
   
    “喂!小青…”
   
    黑色是给人不安的色彩,对于黄濑凉太而言更是如此,只是话语还没说出来完就被青峰大辉覆上来的唇悉数堵了回去,不顾身下的那人后知后觉地反抗和使劲摇晃着脑袋想逃开,伸出舌头在黄濑凉太柔软的唇瓣上似是试探地舔下,下一个动作和前头的试探完全不同。青峰大辉一口咬住黄濑凉太的嘴唇,强迫他张开嘴迎接自己的入侵。
   
    “小青峰不要随意发……”
   
    黄濑凉太怎么说也是和青峰大辉认识了这么久的人,自个也是因为高颜值高情商混得不错,怎么就因为一时的慌乱而张开了口。身上的男人眼眸微微眯起游刃有余地把握住了机会,逮到黄濑凉太牙关松开的瞬间就势如破竹一般入侵了他的口腔。
   
    舌头被青峰大辉很有技巧地吮着,挑弄着。黄濑凉太只觉得自己牙关发酸,满嘴都是青峰大辉的味道。
   
    门虽然被青峰大辉关着了,不过如果再来一个和青峰大辉一样粗鲁的人那样脆弱的门可就真的玩完了。
   
    黄濑凉太的眼神逐渐迷离起来,男人的味道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住。他抵在胸前的手慢慢变得无力,然后放下,最后从男人的背后勾到肩膀主动迎接。
   
    因为好喜欢。
   
    就算是被看到也没有关系,如果是青峰大辉的话。
   
    “黄濑…你这是在故意引自己走进危险当中吗?”
   
    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天晓得青峰大辉的肺活量多惊人。黄濑凉太喘着粗气,眼眸含笑扬起下巴看着青峰大辉,意犹未尽一般伸出诱人的猩红舌头舔舔嘴角,隐隐的还有挑衅的意味。
   
    青峰大辉声音低沉得可怕,伸手挑起黄濑凉太的下巴话语里带着警告。
   
    “黄濑,你这次逃不掉了。”
   
    这样的青峰大辉是很危险的,黄濑凉太的优点,大抵就是边惧怕着危险边迎难而上。
  

【青黄】【原创文】[警察峰×逃犯濑/R18]

1.
   
    接到电话后匆匆跑到目的地,青峰大辉没理睬后头同伴的慢半拍,那双眼眸里闪烁着兴奋的野性——前前后后调查了一个月终于找到了这群私下参与洗钱混账的老窝。
   
    几乎是迫不及待,青峰大辉一脚踹开了看上去弱不经风的门,里面几个吞吐云雾的人本一副得瑟样突然慌了神地到处躲藏,打扮暴露性感妆容精致的小姐也突然失了形象大叫起来。如同倒胃口的大杂烩,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让人感到晕眩。
   
    青峰大辉嫌弃得不行。
   
    “喂喂喂,都给老子安静点举起手来。听话的老子保证不揍你。”
   
    本来是出现在电视里滑稽的话语在痞气满分的青峰大辉说起来却意外的有威慑力。不小的骚动过后果真静了下来,青峰大辉把手里逼真的模型枪抛来抛去玩,一条长腿往桌子上一跨,勾起嘴角颇有兴致打量这一群变得畏畏缩缩的人。
   
    “妈的,花了老子一个月,你们这群渣渣继续不得了,继续跑啊?”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的青峰大辉也没有多失望地把目光肆无忌惮地放在几个花容失色的小姐身上。
   
    “眼光不错,最小的是C,就是石灰一样的妆吓人了点。虽然我这人对女的会手下留情不过涉及这件事都别想跑了,看上头那些怎么判你们吧。”
   
    “青峰警官!”门口传来略带喘气的声音和紊乱不整齐的脚步声都没能成功地引起青峰大辉的注意,连个眼神都懒得给。
   
    “好了好了都带回去吧,下次我让五月给你们制定一套体能强化训练。磨磨唧唧的我在这等得瞌睡都有了。”
   
    门口的警察一副已经被训习惯的样子点点头,陆陆续续进入房间把那几个人用手铐铐住一一退出房间,人走得差不多干净的时候松田狱见青峰大辉还是抱臂靠在墙上没有走的意思,刚想开口询问就被青峰大辉塞了回去。
   
    “你们先回去,我处理现场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
   
    “那我再找几个警察过来和警官你一起?”松田狱走出门口刚欲开口叫同行的过来就被青峰大辉直接踹过去的门抵出了门外。
   
    “给我看好那几个人,如果跑一个我用枪爆你一次菊花。”
   
    “……”
   
    松田狱下意识夹紧了臀部在门口咽了口口水对着门行了个礼马上就往大部队方向跑过去。
   
    这他妈是一个警察应该说的话吗。